军事网

  导读:初涉政坛的蒋介石首先经历了两件大事:暗杀陶成章与陈其美被刺。而暗杀陶成章更是首开民国时期用暗杀手段对付政敌的卑劣先例。蒋介石从此之后便经常把暗杀作为对付政敌与政客的有效手段。

      自他掌握国民党统治政权后,各类政治暗杀事件可谓层出不穷,而且无不与他有着密切的联系,诸如邓演达案、杨杏佛案、史量才案、李公朴与闻一多案等等。然而让蒋介石始料不及的是,他的对手也群起效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纷纷把暗杀的枪口对准了他,从而使蒋介石成为各类刺客和杀手竞相追杀的头号目标,并因此而演绎出一幕幕令蒋介石魂飞魄散的事件。


  枪响东坡楼

  1925年7月下旬的一天,侍从秘书贺衷寒表情极不自然地把一封信件呈送到时任黄埔军校校长兼粤军参谋长、广州卫戍司令蒋介石的办公桌上。

  蒋介石拿起信一看,只见上面写道:

  蒋中正:

  鉴于你的独断专行,谨以此信郑重通告,你的死期来临。

  “娘希匹!竟然搞到老子头上来了!”蒋介石看完信后,勃然大怒,情不自禁地用家乡土话骂了一句。然后把信扔到桌上,站起身来在屋内来回疾步快走,不时用手摩娑着光秃秃的脑袋。过了一会儿,他大概觉察到自己有些失态,便重新坐回到桌子旁,向一直毕恭毕敬站立在一旁的贺衷寒问道:“这封信是从哪里来的?”

  贺衷寒报告说:“我已经仔细查过了,这封信是从邮局寄过来的,信封和信笺上都没有署名,也没有落款,实在无从查起。”

  接着贺衷寒又吞吞吐吐地说:“不过学生在外面听到一些对校长不好的议论,自从我们东征获胜后,有不少粤军将领到处散布说校长拼命扩大党军是为了排挤和对付他们的粤军,还说什么‘这个外省人、小字辈,好处占尽,实力大增,野心大得很嘞’。”

  贺衷寒的话引起了蒋介石的警觉,有些疑惑地问道:“难道你是说这件事是粤军里的人干的?”

  贺衷寒不置可否,只是提醒了蒋介石一句:“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蒋介石一向比较重视贺衷寒的意见,听了他的提醒,想了一想,然后对贺衷寒说:“这件事先不要张扬出去,你在暗中抓紧调查,一定要将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

  贺衷寒答应一声,刚要出门,蒋介石又叫住他说:“你去告诉卫士连连长宓熙,下午我要去北校场入伍生总队处理公务,让他多准备一辆车,多带几个警卫,以防不测。”

  当天下午,在宓熙的护送下,蒋介石来到黄埔军校入伍生总队队部,处理完一些例行公务后,准备乘车返回城内南堤2号黄埔军校办事处,当蒋介石钻进那辆悬挂着醒目的青天白日小旗的专用黑色轿车后,汽车却发动不起来,司机急得满头大汗,惊慌地跳下车,掀开车前盖准备检查故障。坐在车里的蒋介石看了看表,不耐烦地从车里钻出来,招了招手,示意把另一辆卫兵坐的警卫车开过来,他板着脸对宓熙说:“我有急事,先坐这辆车回去。”

分页:1/5页   1 2 3 4 5下一页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