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网

  朝鲜内战爆发,美国出兵干涉。毛泽东决定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既然美国侵略者已经向我们进攻了,我们就不能不举起反侵略的旗帜。这是完全必要的和完全正义的。

  1950年 6月 25日,邻邦朝鲜突然爆发内战。

  次日,美国宣布进行武装干涉。 9月 15日,美军由仁川登陆朝鲜,随后与韩军越过三八线,大举北犯,直扑中朝界河鸭绿江。与此同时,美国飞机频繁入侵中国领空,对东北边境城市、乡村进行狂轰滥炸,美海军第 7舰队则入侵台湾海峡,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台湾。

  唇亡齿寒,户破堂危。

  友邦遭到侵略,

  中国自身安全也受到威胁

  是退缩忍让,还是奋起抗争?

  1950年 10月上旬,中南海菊香书屋的灯光常常彻夜长明。应朝鲜党和政府的请求,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审时度势,作出决策: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毛泽东说:“我们不要去侵犯任何国家,我们只是反对帝国主义对于我国的侵略。如果不是美国军队占领我国的台湾、侵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打到了我国的东北边疆,中国人民是不会和美国军队作战的。但是,既然美国侵略者已经向我们进攻了,我们就不能不举起反侵略的旗帜。这是完全必要的和完全正义的。”

  彭德怀挂帅出征,

  连战告捷,麦克阿瑟损兵折将,狼狈下台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彭德怀临危受命,出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1950年 10月 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先头部队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他们面临的对手是装备着最强大武器的、以美国为首、由 16国军队组成的“联合国军”和韩军。

  在志愿军出动前夕,“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国陆军五星上将麦克阿瑟与美国总统杜鲁门曾在太平洋上的砘克岛举行会晤。麦克阿瑟断言:中国出兵朝鲜的可能性很小,即使出兵,也不必担忧。朝鲜战争将在感恩节前结束。

  这个结论下得太早了。

  1950年 10月 25日,志愿军第 40军在朝鲜北部温井地区与韩军一部遭遇,将其歼灭,并乘胜攻占温井,由此揭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

  美第 8集团军司令沃克对韩军之败不以为然,将自己的部队调至第一线,志愿军第一次战役胜利结束。

  麦克阿瑟依然傲慢。他不相信中国军队敢于向美军挑战,迅速调集 30余万大军,发起了旨在圣诞节前占领全朝鲜、一举结束战争的总攻势。

  敌军大兵压境,气势汹汹,彭德怀镇定自若,从容不迫地布下一局诱敌深入的妙棋。

  志愿军节节阻击,将敌引向既设战场。美军断定志愿军是在临战而退,便加速向北推进。

  麦克阿瑟踌躇满志,让军官转告士兵:“我希望我的话能够兑现,就是他们可以回家过圣诞节。”

  就在麦克阿瑟这番大话讲过两天之后,志愿军突然发起大规模反击。

  西线志愿军首先将韩军第 2军团大部歼灭,打开战役缺口,然后以侧后迂回结合正面进攻,向敌发起猛攻。

  第 38军 113师一昼夜强行军 140里,截断美第 9军退路。志愿军主力乘势发动总攻,在清川江南北地区与敌激战 7昼夜,重创美军第

  9军,一举收复平壤。

  彭德怀高兴之余,发布嘉奖令:“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第 38军万

  岁!”

  在东线,美军王牌部队陆战第 1师和第 7师一部孤军贸进,被志愿军诱入长津湖地区的深山峡谷之中。志愿军第 9兵团冒着零下 30多度的严寒,一夜之间完成了对敌军的分割包围。

  曾担任驻华美军顾问团团长、目睹过蒋家王朝覆灭过程的美军第 7师师长巴大维将军,又一次品尝了失败的滋味:他的第 31团战斗队在新兴里被志愿军第 27军全歼,美军陆战第 1师也在志愿军的围追堵截中经历了一次“地狱之旅”,伤亡惨重。

  东西两线均遭失败,麦克阿瑟只得把“总攻势”变为“总退却”。第

  8集团军司令沃克在混乱的大溃退中车毁人亡。

  圣诞节终于到了。美军士兵没有实现回家的愿望,却听到了死神的召唤。

  第二次战役,志愿军歼敌 3.6万余人,将敌军由清川江驱至三八线,一举扭转朝鲜战局。美国舆论称:“这是珍珠港事件后美国最惨重的军事败绩。”西方世界从此不得不用一种新的眼光来看待新中国和新中国的军队。

  1950年除夕之夜,志愿军乘胜发起第三次战役,突破三八线,解放汉城。

  麦克阿瑟屡战屡败,被杜鲁门撤去所有职务。李奇微接任总司令。

  停战谈判,时断时续,边打边谈,以打促谈

  较量仍在继续。 1951年 6月,交战双方百万大军在横贯朝鲜半岛的几百公里战线上,形成对峙。

  美国政府不得不派出代表打着白旗,前往开城,与中朝代表进行停战谈判。

  美方军事上无计可施,却不甘心如此收场。双方打打谈谈,谈谈打打,难以达成协议。美方谈判代表口出狂言:“让大炮、炸弹和机关枪去辩论吧!”美军随即对志愿军发动了“夏季攻势”、“空中绞杀战”、细菌战和“金化攻势”,企图以立体攻势迫使志愿军就范。

  志愿军依托野战工事,与进攻之敌展开了空前激烈的阵地争夺战。美、韩军以损失 16.8万人的巨大代价,方占去 640平方公里荒瘠的小山丘,平均每占 1平方公里要伤亡 260多人。这种得不偿失的地面进攻,让骄横的美军不胜难堪,更让美国舆论一片责难。

  随着冬季的降临,美军的地面攻势草草收场,其谈判代表只好重新回到谈判桌前,与中朝代表达成关于军事分界线的协议。

  雏鹰展翅,搏击长空,

  他们的身后屹立着五万万民众

  在战争中表现出色的不光是志愿军陆军,还有初出茅庐、刚刚组建一年的志愿军空军。

  只经过几十飞行小时突击训练、毫无空战经验的志愿军空军飞行员,与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具有几百甚至几千飞行小时的美国第一流飞行员,展开了勇敢的空中搏杀。志愿军空军的杰出表现,使清川江以北空域成为令美国空军飞行员谈虎色变的“米格走廊”。

  号称美国空军“双料王牌飞行员”、“第一流喷气式空中英雄”的费席尔,在空战中被年仅 20岁的志愿军飞行员韩德彩击落。费席尔被俘后,见到了韩德彩。

  费席尔问:“打下我这样的王牌飞行员,给你多少奖金?”

  韩德彩回答:“ 5万万!”

  “ 5万万美金?!”费席尔惊呆了。

  “不,”韩德彩自豪地说:“是 5万万颗心!”

  5万万颗心!这就是志愿军官兵的力量源泉。在他们身后,屹立着伟大祖国和 5万万站起来的中国人民。

  那是一个同仇敌忾、万众一心的年代。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到处涌动着爱国的热潮。人们节衣缩食,支援战争,为“最可爱的人”改善装备。豫剧艺术家常香玉靠义演所得为志愿军捐献 1架战斗机。全国人民的捐献总额,可购买 3710多架战斗机。

  正是祖国人民的支援,使得志愿军武器装备不断改善,愈战愈勇,越战越强。

  上甘岭:意志铸造的战争奇迹

  1952年春夏,志愿军发起全线战术反击作战,攻击敌军阵地 74次,歼敌 2.6万人。

  美军即展开疯狂反扑,把争夺的目标选在一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地点———上甘岭。为了拿下上甘岭,美军先后投入 6万多人,动用了 300余门大口径火炮、 170余辆坦克和 3000多架次飞机。

  不足 4平方公里的上甘岭,共落下 230多万发炮弹和 5000余枚炸弹。土石被炸成了粉末,山头标高被整整削低了两米,随意抓起一把泥土,都会发现十几块弹片。人们无法相信在这样一片焦土中,还能有生命的存在。

  可是,志愿军第 15、第 12军官兵却在这里整整坚守了 43天。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美军占领了表面阵地,志愿军官兵靠着牙膏和尿液维持生命,依然坚守在坑道里。

  反击开始了。志愿军部队从坑道、从山梁,从四面八方冲上山顶,美、韩军损伤惨重,被迫退兵。

  上甘岭的激战,彻底摧毁了美国军队的企图。从此,美军再也没有向志愿军发动大规模地面进攻。

  金城一役,雷霆万钧,

  迫使美方罢战收兵

  1953年 7月 13日,志愿军发起抗美援朝的最后一战———金城战役。

  1100余门火炮瞬间齐鸣, 28分钟内,志愿军炮兵部队即向敌军阵地倾泻炮弹 1900多吨。第 20兵团乘势全线出击,仅用 1个小时就突破敌军防御阵地 25公里,李承晚军 4个师顷刻间土崩瓦解。

  志愿军的强大战斗力,让敌人惊颤。美方代表在谈判中一反常态,表现出合作态度。历时两年零十七天的朝鲜停战谈判,终于在金城战役的隆隆炮声中达成了全部协议。

  1953年 7月 27日,朝鲜交战双方正式签署停战协定。至此,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结束。

  “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在回忆录中描述了签字的心情:“我获得了一项不值得羡慕的荣誉,就是根据我国政府的指示,成为第一个在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上签字的美国陆军司令官。”

  彭德怀读到这段文字,微微一笑,也写下两句话:“先例既开,来日方长。”

  光荣属于伟大的中华民族,光荣属于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

  侵朝战争,美国共耗资 830亿美元,投入陆军 1/3、空军 1/5、海军 1/2的兵力,使用了除原子弹以外的所有现代化武器,结果却遭到美国军队建立以来最惨重的失败。在两年零九个月的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奋勇作战,歼敌 71万余人,打出了军威,打出了国威,打出了中华民族的志气和尊严,戳穿了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彭德怀说得好:抗美援朝战争雄辩地证明,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一个觉醒了的、敢于为祖国光荣、独立和安全而奋起战斗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

  抗美援朝战争向世人揭示了一个真理:和平要靠斗争去争取,谈判要以实力为后盾。平等基础上的对话磋商,应该成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正确途径,任何恃强凌弱的侵略战争必将遭到失败。

  为了正义,为了和平,包括毛泽东长子毛岸英在内的 36万志愿军官兵血洒朝鲜三千里江山。他们创造了英雄的业绩,又用这种无声的庄严,壮丽地实现了人生的辉煌。

  战争结束了,志愿军的使命仍在继续。帮助朝鲜人民重建家园,是他们留给朝鲜人民的最后一份厚礼。

  根据中朝两国的联合声明, 1958年志愿军全部撤离朝鲜。朝鲜人民依依不舍地送别了朝夕相伴、秋毫无犯的志愿军官兵,送别了这支为保卫和平而来,又为维护和平而去的人民子弟兵。

  祖国人民张开双臂,拥抱凯旋的英雄儿女。

  毛泽东亲切接见志愿军代表。他说:“帝国主义侵略者应当懂得: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

  这也许是迄今为止,对抗美援朝战争最好的诠释。

相关阅读推荐:

抗美援朝的五次战役解密 作战模式频繁更换

抗美援朝的五次战役解密 作战模式频繁更换

湘西战役老兵忆抗日:17岁时被抓了壮丁去抗日

抗战史上最耻辱最惨烈的一场战役

拿破仑一世的最后一战 滑铁卢战役失败的原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