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网

  香港《大公报》11月24日文章 原题:菲律宾狐假虎威,搅局南海 菲律宾搅局南海的努力显然不会消停。由于中国与柬埔寨关系紧密,而作为本届东盟峰会和东亚峰会的东道国,柬埔寨的政策选项与菲律宾的追寻意向相悖逆,实际上是顺理成章的自然反应。尽管菲律宾在两次峰会上的努力均未能如愿,但却造成了令事态趋向复杂的局面;并不接受受挫认知的菲律宾又将启动新路向。

  菲外交部21日宣布,将在下月主办东盟内部四个南海声索国的四方会议,继续推动以多边方式解决南海问题。

  菲外长表示:菲律宾、越南、文莱、马来西亚这四个南海声索国将于12月在马尼拉举行副部长级会议;并声称:菲律宾不会接受以双边方式解决南海问题。事实上,不论是阿基诺在相关峰会上大谈南海问题,还是菲外长所反覆重申的南海局势对于地区稳定和安全已构成威胁以及这并非双边问题,甚至不是地区问题,而是国际问题之立场宣示,实际上已然凸显出,在关于双边和多边的博弈上,角力仍将继续进行下去。

  域外势力各有意向

  由此也就构成这样一个问题:僵持性博弈是贯穿始终还是会因为域外势力的介入而使相关对峙走向复杂呢?坦率而言,一如世人所清晰体认的,由于中方与争议方之间存在一方在经济正常发展方面依赖于另一方的不对称现实,因此,僵持的结果肯定有助于中方取得优势,也就是另一方将最终接受中方所坚持双边对谈原则;事实上,假使中方与争议方之间的僵持状态继续以这种方式维持,那么,局面最终有利于中方是可以清楚想见的。但问题是,在域外势力的动作日益加剧的情态下,中方针对争议方的优势还可能持续维系吗?

  尽管中俄已达到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高度,但俄不仅向越出售针对南海争议的潜艇和战机,甚至还在敏感区域的油气开发方面取得积极成果。事态如此呈现并不令人意外。缘由很简单,俄越不仅同样关系密切,而且军售和油气开发收益颇丰;作为将提振本国经济当成重拾往昔雄风的俄罗斯,其重视经济的方式几乎与中国一致,中方又能如何有效应对呢?

  事实上,较之于俄只热衷经济,另两组域外势力的破坏性则更为突出。中印、中日均存在领土或领海争端,而中日之间的钓鱼岛争端甚至已发展到随时可能发生冲突的激烈程度;在此背景下,它们通过利用南海争议的炒作以实现各自的领土或领海诉讼,实际上业已成为正常反应。至于重返东亚的美国对南海作为准则的鼓弄,其生成缘由早已人所共知,就是通过各种努力以将最有可能挑战自己主导地位的全球老二搞垮。

  考验中国外交智慧

  正因为南海事态的牵连性极其宽泛,因此,中方针对争议方所享有的优势,实际上很容易发生改变。获得俄军事装备的越南肯定会更自信,而获得日本无偿提供巡逻艇的菲律宾也必然不会有任何妥协;至于马来西亚等争议方,虽很少发声,但维护利益的努力也从不懈怠。试想,既然四个争议方之间存在某种趋同性,再加上域外大国在相关争端上又各有意向,在各种势力的共同作用下,中方又怎么可能长期维持没有尽期的胶着?

  事实上,事态的复杂性还不限于所谓的僵持。有消息说:在美国与东盟领导人会面时,菲总统再次称要中国尊重菲领土完整,依照国际法规处理争端,将中方船只从黄岩岛撤出。虽然温总理针对阿基诺的言论而特别指出:黄岩岛是中国固有领土,不存在主权争议;中国维护主权的行动是正当和必要的,但问题是,既然中方船不可能从黄岩岛撤出,而菲方又提出这一要求,会否因互不妥协而发生擦枪走火的局面呢?

  坦率而言,基于围堵中国的需要,美国甚至可以笼络被其抛弃了几十年的缅甸,而一旦发生中菲冲突,美的反应是清晰可想见的;事实上,如果没有美私下里对菲等国释出可以令其猖狂的承诺,中国周边的各类动荡也就不可能发生。正因为美搅局中国周边的意向不可能改变,因此,中国维系自身海洋权益的斗争也必将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过程;从某种程度上说,如何在纷繁复杂的相关事态找到破解裂隙的突破口,将是对中国智慧的考验。

更多